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VR

2016亿欧黑科技行业沙龙深圳圆桌论坛2

VR
来源: 作者: 2019-01-10 17:39:58

由亿欧华南举办的人工智能促进产业升级「2016亿欧黑科技+行业沙龙·深圳」活动,在12月2日南山区金融科技大厦举办,活动嘉宾包括:速腾聚创-战略执行总监-张冲、码隆科技-创始人兼CEO-黄鼎隆、索信达数据-董事长-宋洪涛、尖叫科技-创始人-李响、达晨创投-投资总监-陈全、速腾聚创-COO-邱纯潮。

本次沙龙的圆桌论坛主题为“2017是人工智能的风口?”主持人为达晨创投投资总监陈全。讨论的话题主要围绕以下三个方面:

① 国内科技领域在世界上的情况,与世界领先水平的差距在哪里,又或是强在哪里?

② 这些不同的科技领域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?

③ 未来行业的发展会是怎样的?有哪些有趣的商业变现途径?

以下为会议实录,由亿欧采编李基祥整理:

陈全:各位都是国内科技领域比较有代表性的企业。我想请大家先介绍一下,你们所处的领域,世界上最领先的情况是怎样?中国能做的公司,与世界上最领先的情况之间的差距,或者强在哪些地方?

黄鼎隆:我们这个领域,人工智能或者具体到视觉智能,世界上做得最好的是Google,Google也是几年前用深度学习,用视频可以让计算机分辨出狗和猫,这是他们做的一大突破。从那之后,深度学习也发展得非常快。今年他们又做一个很伟大的事情,就是Alpha Go。

如果是找对标,我会找Google,也会找Alpha Go,因为阿尔法狗也是深度学习,让一个计算机看懂棋谱,掌握棋艺。我们也一样,我们让计算机看各种商品,学习各种商品的特征。阿尔法狗是和围棋世界冠军比赛,如果我们跟一个时尚服饰领域的专家比,对最新的色彩流行潮流做分析和预测,估计我们的系统也会赢世界冠军的,所以如果找一个对标,我会找Google和Alpha Go。

我也很高兴的跟大家讲,中国现在和世界上最领先的技术水平相比,其实是很接近很接近的。前段时间我也有幸到海外走了一圈,参加了Apec,发现我们的技术拿到海外去,拿到亚太甚至是全球的环境中看,都是领先的。人工智能是中国有机会超越美国的技术革新浪潮。

邱纯潮:做激光雷达的,现在国外有几家公司。如果要对标,在技术上我们和ABLE比较类似。

现在对我们来说有几个考验。第一个是他们已经量产了,而我们量产产品的稳定性怎么样还有待验证;第二个是现在激光雷达的市场还是供不应求的,因此量产能力怎么提高是一个挑战。

如果要和世界领先的激光雷达厂商相比,中国并不会落后,我们都是有机会的。

而且,我们公司在深圳,生产这方面,量产比较有优势。此外我们公司是做了接近十年的算法,我们公司有这方面的基因,因此这也是我们有可能超越的原因。

李响:我们的对标是日本的知名企业,它们不管是松下还是东芝,都有技术上的积累,但是日本的机器人,和海外相比成本高得多,这个成本来自于他们的研发成本比我们高很多,所以我想未来我们的成本上会有优势。不仅是硬件软件成本,还有在深度学习算法上的成本。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,只要有数据就有优势,而中国是最有数据的地方。所以在成本,速度上都可以弯道超车。

宋洪涛:我们行业有一家做得比较久的公司在北卡,一年3亿美金收入,是做数据挖掘的,成立非常早。

“差距有多远”这个问题,要是从纯技术来看,可能是一两年的差距;但是从生态环境来说,解决问题来说,从应用角度来说,我觉得我们跟这个行业和国外相比差距可能还蛮远的,至少是5年以上。

陈全:我们这个沙龙是一个人工智能的沙龙,但是几位嘉宾除了鼎隆是做深度学习,跟人工智能更加紧密。另外三位,请你们展开一下,自己所处的领域和人工智能的关系是什么,方便大家更好的理解。

邱纯潮:激光雷达属于传感器,如果是类比就像摄象头一样。刚才张总也讲了摄象头和激光雷达的差别,激光雷达在户外会更有优势,他可以让移动平台,天上飞的、地上走的、水里游的,都可以在户外感知到环境。

我们可以举个例子,比如我们看到一个现实中的机器人,往往觉得他并不是非常智能,跟我们想象中的变形金刚差别很远。如果外面跑着一个机器人,你打他一拳,他能够躲,甚至是打回你,这样你就会觉得它非常智能。所以实现人工智能的第一步应该是感知环境,如果在户外的话,要感知环境,就先用激光雷达。因此激光雷达领域和人工智能是这样的关系。

宋洪涛:去年斯坦福有一个华人毕业以后,他在那里是专门研究内存控制的,因为大量的数据,雷达采集的数据是要存储在块的SSD的计算基础上,迅速识别和反馈的。他是研究这个的。

在我看来,那才是真正的大数据,数据的量适时的纬度,增加一个雷射激光好象增加的数据很多,所以这对他来说,大数据协助人工智能,核心还是技术。

还是完全融合在一起的,没办法单独,包括云计算,单独切割开来看的话,都很难实现的。

李响:每个人对人工智能的理解不一样,我们的理解是人对自己有一个梦想,让机器人要具备人的情感、表达、智慧,这就来自于模拟人,就要有五感,这是人工智能的入口,我们叫输入型;另外还要有思想、计算、云端,最后影响数据,如果不能影响,是没有人工智能的。当这些东西形成闭环,我们就称之为人工智能。

所以我们的设备应该是非常标准的人工智能,因为他是活的东西,不是固定的。它需要反馈,再影响你,形成一个完整的人工智能闭环。

黄总的工作是人工智能,汲取了信息,再改变这个行业,大数据同样也是。传感器是其中一部分,是人工智能的入口。

黄鼎隆:感谢陈总把我们归到是正宗的人工智能。我对这个问题其实有不同看法。包括李总提到对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吐槽,说一个东西必须要有什么智能才是人工智能,我倒是不这样觉得。

机器人英文是robot,可是翻成机器人,大家觉得一定要像人才是机器人。其实不是,robot和人没有关系。如果是能够帮助人完成一些人才能做的事情,这就算是robot。

人工智能的翻译同样也有问题,很多人会把关注放在智能上,其实我更多觉得关键在于这是人创造的,不是自然创造的;只要是人创造的东西,又能够完成一些以前只有人才能做的任务,我觉得这就是人工智能了。

扫地机器人其实还是很智能的,因为扫地以前只有人才能做,现在是人造的机器也能做。

最近大家会比较关注人工智能,就是因为人工智能现在火,这件事如果摆在三五年前,或者是十年前,你做一个东西不会说自己是人工智能,因为别人会觉得你是骗子。因为那个时候人工智能,经历了几起几落。现在大家开始喜欢贴人工智能,就是因为深度学习的出现,让人工智能开始work了。所以现在如果说人工智能,更多的是说深度学习,因为这是对过去的方法论的颠覆。

陈全:在各位从事的领域里,未来是怎么样?多久能够实现?请大家展望一下未来。

邱纯潮:我觉得激光雷达传感器的想象力太大了。比如说早上起床,家里有机器人帮你递毛巾什么的,第一步是要适应你的环境,这是室内的,通过机器视觉也能完成。

我们再关注一下户外,比如说上班,汽车能够自动停泊在你的门口,送你去上班。驭势科技的CEO认为以后的汽车可能是一个移动的空间,进去这辆车之后,这个车成为你办公的场所,你到某一个地点的过程可以处理很多的文件。

激光雷达能做的事情是很多的,除了避障,还可以做3D的建模,如果是深度发展的话,可能电脑、二维的图片,有很多都会被取代。

宋洪涛:我们金融行业比较多的是叫投顾,在投行,投资顾问是对客户影响比较大的环节,决定客户的投资和回报。我们理想化是想用这种人机学习、大数据,来把各种各样信息挖掘进来,做各种各样的推算,推算出来什么样的理财产品比较好,风险比较低。最后给客户一个投资报告,这样对很多投行来说,这是一个趋势。

但是真正用起来,我们最近接触了一些专门做云分析的,目前看起来有想象空间,以前我们很高大上的,没有很专业的写东西,其实以后就变得简单了。我们看起来是这么高大上,实际上每天的工作很机械。

陈全:我们这种做VC的,会不会失业?因为很大程度上,我们也是基于大数据的,如果是这样,是不是某一天我们也被机器替代了?

宋洪涛:辅助做决策的机器人以后肯定是会出现的,但是如果真正让机器替代人决策,这还是有一个过程的。如果是机械的工作,没有创造性的,替代可能性确实是比较大的,大部分的工作还是比较有创造性的工作,因为人性的需求太不容易满足了。

黄鼎隆:陈总不用担心,因为如果单单是对项目的判断,确实对一个数据,基于大数据的判断能力,机器会有一天能超过人。可是作为投资人不会,投资人更重要的是都有很强的好奇心,好奇心这个东西目前来看可能是人独有的事情。现在我们会用计算机的方式去模拟人,以前觉得人才有直觉,现在发现机器也是可以有直觉的;以前说人才有情感,现在发现机器也可以有情感。可是人有好奇心这个事情,现在我还看不到任何技术可以让机器模拟出人的好奇心,所以投资人这个职业还是一直会存在的。

李响:除了环境和个人,我觉得未来的发展来自于几个变量,这些变量会让我们发生变化。

传感器是第一代的变量,未来新的传感器出现以后,这个变量还会发展。我们也非常希望激光雷达能够继续突破,这种变量会让我们感知世界的能力大很多,真正有数字化的感知世界的能力。

第二个变量来自于整个环境的数字化。也就是我们物联、人联一切的数字化,最后这个世界可以变成一个数字的世界,那时候也就不需要识别了,用数据的模型就可以感知到谁靠近我了。

第三个是来自于联,这种联是很可怕的,当我们用20台机器和一台机器跑,产生的速度是不可以同日而语的,。

第四个是来自于我们对自己的破解。如果我们的视觉神经破解了,如果我们的脑神经破解了,现有技术就会发生巨大改变,很多技术可能要扔掉。

陈全:畅想完了拉回现实,我想听听各位企业家在这个特定的领域里,有没有一些有意思的,商业化变现的新路径和应用。刚才我们讲的应用大家都知道,我们再听一些新的更多的应用。

黄鼎隆:我们最近有一个好玩的应用,也是个无心插柳的作品。今年大家应该有听说俄罗斯的一个APP,你输一个图,它可以转化成某个艺术风格的图。我们也有这样的能力,我们去训练我们的神经络模型,使得他也可以学会这个画家的风格,可以把这一张图转化成某种艺术风格。

我们把这个技术开放出来,提供给其他的2B的厂商,这个事情一下子就很好玩了。因为发现这些2B的企业,他们更有创造力。比如说我们其中一个客户是做旅游的,他们就把这个能力放到他的公众号里面,用户在旅游的时候拍到美景,就在号里通过对话发一张图,根据物体的不同选择一个相应的艺术家的风格,生成一个艺术图,变成一个明信片返回来。前几天他在上线测试的时候,数据一下子暴涨,发现在这样特定的旅游场景里面,这个技术就变得很好玩。

我们就发现人工智能是一个能力,而这个能力怎么用,其实并不是我们自己在公司就可以想出来的,更好的方式是把这个技术能力开放出来,让各行各业的专家们,他们去想怎么跟他们的行业结合起来,这个是我们现在很好玩的一种商业模式,去开放一个技术平台。

邱纯潮:事实上,激光雷达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刚需。

在无人驾驶之前,激光雷达也有非常多的地方是刚需。比如说测绘仪,或者说电力巡检,现在的新技术是用无人机带着扫过去,就可以获得这些信息。

然后是无人驾驶的阶段,需求量会更大。如果技术能够做到芯片化的激光雷达,能装在里面,那么这个技术的想象力就无穷大了。

宋洪涛:我们公司一直是从业务来做的,一开始有很多业务应用,所以刚开始就不存在业务变现。

我们做的比较好玩的案子是徐福记的,因为它每年的销售预测跟它的供应链、采购要匹配起来,由于预测不准,所以每年损失都上亿。后面我们为它对每个单品进行模型预算,大概今年的销售会是多少,这当中就节省了大量资金

李响:我们这个好玩的空间非常大。是人类的一个梦想,变得更强大,所以找我们的非常多,有的要用我们的产品去打人,有的是保护自己不让别人打的,也有让人搬冰箱的,总之有各种各样的应用。

我们接到过一个神奇的,他说我是泰山旅游管理委员会的,我说你想干吗?他说你这个能不能爬山?现在雇爬山的轿子,要四个人,200块一次。我说你可以用我的设备,20块一次,一年就能回收成本。更好的是还不用充电,下山的时候把电都充满了。

还有健身俱乐部也来找过我们,又要专门锻炼下身的,也有要锻炼翘臀的,也是租用的模式。

因此,只要敢想就有机会,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人,所以我们设计的是开放的平台,同时我们也建议所有的人工智能在技术领先的时候平台化,让别人来用你的设备。

版权声明

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,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。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
海南省实施红树林保护规定保护湿地生态系统
区间测速点易超速高速交警提醒谨慎驾驶
港股飙升324创2个月来最大单日涨幅亚太

相关推荐